揭秘地下代孕黑幕 代孕市场惊人内幕令人难以置

编辑:东方女性2017-03-28 18:05热点新闻
字体:
浏览:56次
文章简介:揭秘地下代孕黑幕,有不为人知的黑幕你知道吗?在中国代怀孕到底算不算合法呢?关于代孕,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妻觉得是找到了佳音,开始到处找代孕机构。可是这

揭秘地下代孕黑幕,有不为人知的黑幕你知道吗?在中国代怀孕到底算不算合法呢?关于代孕,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妻觉得是找到了佳音,开始到处找代孕机构。可是这代孕真的安全吗?最近广州就发现一起地下代孕的黑幕,一起来看看。

揭秘地下代孕黑幕

今天我们收到一名代孕妈妈的报料,说她刚在医院生下代孕的双胞胎,但现在却无法出院,而当初叫她去做代孕的中介也翻脸不认帐,为什么会这样?代孕本来就是一块灰色地带,在这之中又有什么样的黑幕?

今年39岁的阿惠是云南人,近几年在广州市花都区的一家工厂上班。阿惠自己有两个儿子,都已经十多岁了,2015年她通过曾经做过代孕的工友介绍,认识了代孕中介"潘姐",虽然并不知道潘姐的真实身份,但看到身边的朋友通过代孕,拿到了十几万元的"佣金",阿惠也心动了。2015年,阿惠做了第一次代孕前的体检。

刚开始去检查,检查自己的子宫、内膜等,检查好了就去移植。如果成功了之后,每天都要打黄体酮,打这些和其他费用都他们出。

从2015年到2016年,阿惠总共做了四次受精卵移植手术,前三次都没怀上,2016年9月14日,第四次手术时阿惠终于成功怀孕,成为了一名代孕妈妈,受精卵来自一对佛山的夫妻。

今年3月24日凌晨,阿惠在广州花都区一间医院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孩,但由于早产,孩子一出生就被送去抢救。

生了的小孩要进保温箱,医生交代我要在半小时交3万元,抢救孩子。我打电话给中介,她说现在来不了,要我先垫付。

阿惠说,这次代孕她可以获得15万元的"佣金",前期中介已经支付了5万多给她。但在得知孩子早产并要留院治疗之后,代孕中介潘姐就拒绝支付尾款,甚至连阿惠垫付的3万元医疗费也拒绝支付。

更让阿惠为难的是,当初入院时,为了那对夫妻日后能"名正言顺"地以父母的身份,为孩子办理出生证,她登记的资料全部都是孩子"母亲"的,这也导致如今没有中介协助,阿惠根本无法办理出院。

住院登记要她的名字,好跟小孩子办出生证,所以我现在身份证也用不了,什么都用不了,就连出院都出不了。

现在阿惠的身体状态虽然已经可以出院,但由于登记用的是别人的身份,出院手续的确是讲不清楚。而这个代孕中介潘姐,在整个代孕的地下产业链中扮演的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,为什么知道孩子早产就拒绝支付费用?

阿惠告诉记者,在地下代孕产业链中,大部分代孕妈妈都是通过熟人介绍给中介,代孕中介再联系雇主,谈好价格后,由中介带着代孕妈妈去体检、做受精卵移植手术。最后入院生孩子的过程,也是由代孕中介全程陪同,雇主完全不需要露面。

而做体检、手术的地方都十分隐蔽,如果是首次合作,甚至会要求代孕妈妈戴眼罩前往,连手机要收。

根据阿惠提供的地址,记者今天找到广州白云区大源北路附近的一处别墅。阿惠指认说,她就是在这栋别墅的三楼做的受精卵移植手术,记者看到,三楼有窗帘遮挡,而一楼则堆放着装修材料,一副未完工的工地模样,旁边一扇防盗门后面则有电梯直通三楼。记者在现场守候发现,防盗门不时有30岁左右的女子出入,而看守此门的女子就拒绝记者进入,并表示这里是"租房子的"。

阿惠称,她曾经尝试直接联系雇主家庭,希望对方可以结清尾款并帮助她办理出院手续,但遭到拒绝。

她说她只跟中介联系,中介会给她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,所以我这方面她不理。

今天记者拨通阿惠提供的雇主电话,对方一口气说了4个"不知道",否认有代孕这件事。不知道,一点都不知道,不知道什么事哦,你说什么我都不知道,我都觉得很奇怪。

而代孕中介潘姐就说,阿惠早产属于"没有完全完成代孕任务",孩子后续医疗费还需多少也无法估计,因此能否支付足额佣金给阿惠,要看小孩的身体情况以及治疗费用。但潘姐也表示,只要阿惠同意先不追索剩余的佣金,就可以返还她所垫付的3万元治疗费,并协助她出院。

重要的是,现在她没有把代孕的任务完全完成,我现在宝宝早产了,阿惠现在逼我要钱,逼哪门子钱,我怎么给钱,我既然能做代孕中介,这个事老子怕谁。

有律师认为,卫生部有规定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代孕技术,但行政规章对非医疗机构和非医务人员的约束力十分有限,代孕中介游走在法律边缘,对代孕需求者和代孕妈妈双方都没有法律保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