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性舞蹈家金星的孩子是自己生的吗 述金星与老公的幸福生活

编辑:东方女性2016-06-11 17:13明星八卦
字体:
浏览:401次
文章简介:金星,中国著名舞蹈家,脱口秀主持人。金星从一个男人变成了一个女人,有许多人结过许多次婚,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与女人结婚后,又与男人结婚?她就是金星,在与德国男友汉斯结婚后,金星做到了一个真正女人的一生可能扮演的角色,那么下面就一起去了解下金星的幸福婚姻吧!

  金星个人资料

  金星是一名芭蕾舞者,也是“上海金星现代舞蹈团”团长,现代舞艺术开拓者,朝鲜族。28岁接受变性手术。手术后短暂出现左腿瘫痪的副作用,后来康复,到上海作编舞与训练工作。33岁领养一名儿子。2002年赴韩国演出科幻动作片。2005年赴泰国演出《拳霸2》。但随着她在世界各地舞蹈巡演的成功,她在现代舞创作和表现方面的成就越来越为人瞩目。金星变性前后照片对比让人无比惊讶,因为变性经历,让她在各方面都饱受非议。

  性别:女

  生日:1967年8月13日

  血型:A型

  星座:狮子座

  语言:中文、朝鲜语、英语

  家庭成员:两个儿子(嘟嘟、小三都),一个女儿(妮妮),丈夫(德国人汉斯)

  最喜欢的运动:骑马、游泳

  最喜欢的国家:中国、德国、美国

  最热衷的事情:跳舞

  最骄傲的口头禅:我是一个妈

  最开心的事情:有一个幸福的家庭

  最自豪的事:7岁女儿妮妮会织平针毛衣、会包饺子、会刷碗

  第一次巡演:2007年9月28日《中国制造:游园惊梦》世界巡演上海首战

  最喜欢的身材保养:多喝水

  最看不惯的人:那些在舞台上抹泪的人

  最讨厌的事:不懂舞蹈的人践踏舞蹈

  最爱看的节目:看直播的(无剪辑)

  最希望的事:孩子可以健康成长,有一个比较正的价值观,做个善良的人。

  评委风格:麻辣点评,尽显“毒舌”风格。

  小时候的梦想:希望成为白雪公主。

  人生格言:真诚面对自己的人生。

  金星老公汉斯

  我以前说过,我不会崇拜任何人,但是如果我要崇拜谁,一定是我未来的老公,能够跟我结婚的人,就是真正能够欣赏我、明白我价值的人。能成为我老公的人,真是太有品位、太有眼光、(笑)太识货啦!

  一辈子结不止一次婚的人有很多,但是像金星这样,第一次跟女人结婚,第二次跟男人结婚的,恐怕不多见。

  2005年2月1日,舞蹈家金星与德国男友汉斯成婚,从此圆满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一生可能扮演的所有角色——女儿、恋人、母亲、妻子。

  变性舞蹈家金星

  除了在舞台上光芒四射,这位中国式现代舞创始人特立独行的个人生活也广受关注。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“我是全中国最大的行为艺术,我这一生都是在做一个行为艺术。这个行为艺术不是维持一天,而是一直到我死为止。我用我的生命、我的作品来做人,看社会怎么认同我,接受我。”她的变性、她的婚恋,并非刻意营造,而是个体真实的需求,她为自己的生活讨得一份自由,同时也豁达地把评说的自由交给众人。

  38年前,一枚染色体去错了地方,在自然的法则里,这是容易出现的错误,但要在社会的法则中纠正这个错误,却百倍艰难。诗人于坚对金星说:“金星,你是全中国心理最健康的一个人。”

  在飞机上遇见汉斯

  金星的德国老公汉斯,是在飞机上结识的。

  这位沉默内敛的德国高个子男人,通常只坐经济舱,恰巧那次经济舱机票售罄,才破例买了头等舱的机票,恰好坐在金星的旁边。

  不知道是眼熟还是惊艳,一旦坐定,他的眼睛就被身边这位独特的东方女子系住了,打了结似地不肯离开。金星因为随行带着宠物狗“妞妞”,怕打扰到身边的乘客,向他礼貌致歉,两人就此聊开,谈话十分投缘,临别还留了电话号码。

  金星直截了当地告诉汉斯:这个家里,孩子的地位永远是第一位的,孩子永远比你更重要。

  下飞机在机场看见一群舞蹈演员来接金星,汉斯才恍悟自己邂逅的就是在欧洲声名远播的现代舞舞蹈家金星。几天以后鼓起勇气打去电话,已是寤寐思服、君子好逑了。

  从恋爱到结婚,在金星自己的心理上是一个自然的过程,但是组建一个家庭,需要很多慎重理智的考虑,一次次地条分缕析、约法三章,为的是给孩子一个稳定、幸福的家。

  关于结婚以后住在中国还是住在德国:

  “我的事业重要?还是你的事业重要?”

  汉斯老老实实地说:“当然是你的事业重要。”

  “对于3个中国孩子的成长来说,中国重要?还是欧洲重要?”

  汉斯再次点头:“那当然是中国重要,孩子从小要学中文,打基础。”

  关于家庭地位,则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。金星直截了当地告诉汉斯:这个家里,孩子的地位永远是第一位的,孩子永远比你更重要。

  汉斯完全接受了这个排行,为了给孩子创造中文环境,2005年这个热到融化的暑日里,这个严谨而温柔的老公兼老爸,到复旦大学报名学汉语去了——原先他的中文水平只限于在家追着最小的孩子叫“萧撒儿(小三儿)”。在家里,金星跟汉斯说英语,汉斯跟孩子说德语,金星和保姆跟孩子说中文,“把孩子都搞乱了!现在孩子一开口,中文里面蹦德语单词!”

  金星是个性情中人,择偶标准简单质朴:“只要身体健康心理健康,人的能力有高低,财富有多少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的本质素质。”但是为孩子们选爸爸,她的要求是严格的,她要为孩子创造最好的成长条件,让她的孩子在爱的环境中自由成长。

  她得意自己生而具有做母亲的天分,不但换尿布无师自通,还懂得根据孩子的性格因材施教:大儿子嘟嘟懂事而且自信,讲道理只要点拨到就可以;小三儿鬼精鬼精,将来肯定是个做生意的料儿;女儿妮妮从小缺乏安全感,有点贪心,还有点小自私,而且小姑娘性格皮实,记吃不记打,需要严格管教。

  当了母亲的金星变得安静了,上海的娱乐场所,连名字都报不出几个,朋友来了不知道该带人上哪儿玩去。“我哪有那功夫呀!我是一个当妈的人啦!”

  转眼,金星与德国丈夫汉斯的婚姻已经五年了,而这五年来,他们五口之家的幸福生活一直是大家所羡慕和关注的话题。作为舞蹈家,金星是成功的,她的舞蹈在欧洲获得空前轰动,她的“金星现代舞团”每到一处,都引起“金星效应”,场场演出爆满。而作为妻子,金星更是与德国丈夫相夫教子,沉浸在为人妻,为人母的幸福氛围中。其实,再辉煌的舞台艺术,回归到生活中,金星和所有女性一样,都要经历那些琐碎细节、盐油酱醋、买洗烧……

  金星说自己现在的生活都是十六七岁在部队当兵时候的幻想,做一个女人、会说很多外语、周游全世界、有自己的舞蹈团、做妻子、当妈……如今金星的愿望都实现了,有了一个成立十年的舞蹈团,有一个“贤内助”德国丈夫和三个孩子,“踏实”是金星现在最大的感受,而且这种踏实是职业生活不可能给的。

  “当孩子妈”是金星最享受的过程,甚至还没结婚就成了三个孩子的妈,大儿子嘟嘟、二女儿妮妮,三儿子小三都是收养的,现在分别是9岁、7岁、6岁,结婚前金星一个人带了三个孩子和一个舞蹈团,练功的时候就把孩子放排练厅,东抱西抱,换尿布,孩子叽叽喳喳……金星不但不烦,心里还充满感激,“我以前想都不敢想,现在全给我了,名义上是我收养孩子,其实是老天给我的礼物。”  金星的家很国际化,德国爸,中国妈、法国狗、上海小乌龟,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北京、重庆和东北,但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,却有着平常家庭都少有的坦诚、真实。对丈夫、对孩子,金星什么都不隐瞒。

  金星家里摆着一张她当兵时候的照片,孩子对妈妈身份的好奇也是从这张照片开始的,于是金星和当时才4岁的大儿子嘟嘟有了这样一段对话。“妈妈以前是小帅哥?”“对啊。妈妈做男人不合适,如果做男人就做不了你的妈妈了。”“世界真奇妙,妈妈你小时候是个小帅哥,长大就变成女人了,但我想我现在是小帅哥,我将来可能还是个小帅哥。”孩子的同学也知道金星的经历,有时会好奇地问,嘟嘟说,“你们也爱管别人家的闲事啊?把自己的事管好吧。”

  有一天金星开车带着三个孩子,5岁的嘟嘟问她,“妈妈,我们是从哪来的?”金星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一天到的这么早,那也别回避,谈吧。

  “先说谁啊?”

  “先说妮妮吧。”

  “有一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妮妮,后来……”

  “妈妈你别说了,是不是这样的?那个阿姨生了妮妮,但阿姨家里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,根本管不了妮妮,她就把妮妮给你了。”

  “对,那小三儿呢?”

  “我知道,有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小三儿,但阿姨要去很远的地方,没时间管小三,就交给你了”

  “对,那你呢?”

  “我不是你生的吗?”

  “孩子,妈妈原来是男人,怎么能生孩子呢?”

  “我知道了,其实你特想生我,但你生不出来,你就找了个阿姨帮忙,把我生出来了。你谢谢她们了吗?“

  “当然。”

  金星问过儿子最爱的人是谁,儿子说,“两个人,生我的妈妈和养我的妈妈,”后来又补充一句“不要嫉妒哦。”“不嫉妒,那个阿姨如果不生你,妈妈也养不了你。”

  “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,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”

  2000年金星从北京搬到上海,有人说到了上海十里洋场金星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样子,恰恰错了,她把夜生活全部推掉,早上6点半起床,晚上11点半睡觉,早饭晚饭一定和孩子一起吃。“自己做饭?下辈子吧,我还是不逞能了”,现在孩子一上街看到锅碗瓢盆喊“阿姨”,看到珠宝喊“妈妈”,金星说,“儿子,好眼力!”

  汉斯是一个细心的人,他天天记录孩子们的精彩语录,有一天大儿子嘟嘟的一句话让金星夫妇特别感动。嘟嘟看到神笔马良的故事,他问汉斯如果有神笔想要什么东西,汉斯说,要画很多玩具给小朋友,小三儿说要画很多钱买PSP,嘟嘟说:“我要把死去的小朋友都画回来,他们的爸爸妈妈就不难受了。”因为前两天嘟嘟刚刚在电视上看到被拐儿童父母痛哭的新闻。

  嘟嘟太善良,每次在剧场一看到金星跳独舞转身就走,演员跳群舞的时候就回来,因为他不忍心看妈妈那么孤独地站在舞台上,他眼中的妈妈是他最信任、最开心的人。嘟嘟的学习成绩不好,在班上是倒数第二,倒数第一的是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女孩子,她的父母还是坚持把她放在普通小学,嘟嘟每天帮她整理书包,放学的时候牵着她的手送到她父母面前,所有同学都笑话他,金星说,“儿子,挺好的,妈妈不要100 分,就要65分,但你还要照顾那个小同学。”

  排名靠后遭同学笑话,嘟嘟不怕,因为金星拿游泳教育孩子,“60分以上就像头露出水面可以喘气,60分以下就要憋气,妈妈要求不高,你露出水面慢慢游就行了,如果可能就游快一点。”嘟嘟明白了,写作业很自觉很认真。

  让金星最安心的是女儿妮妮,她现在在北京和姥姥一起生活,典型的北京小妞,一口京腔,回上海她会纠正其他两个孩子的普通话,“我妈是朝鲜族女人,把女儿调教的跟小长今似的,7岁的妮妮现在会织平针毛衣、会包饺子、会刷碗,回到上海帮我照顾哥哥弟弟。”金星特自豪。

  金星夫妇教育孩子什么事情都不要抢,但他们从不担心孩子没有竞争力,“这三个孩子从小跟我到世界各地,嘟嘟五岁就跟着爸爸到香格里拉爬上4000多米的玉龙雪山。有一次我带他们去听音乐会,儿子问我下半场有几个曲子,我说一个,一个乐章演奏完了,他看看我说,"妈妈,你骗我",我说,"没有啊,一个曲子 5个乐章啊"。”

  金星深感现在一个孩子太可怜了,“我带三个孩子去公园玩,别的孩子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,他们三个只有一个玩具,一人玩一会,别的孩子抱一大堆玩具却一脸茫然,没人跟他抢。小三从头到脚没一件新衣服,都是穿哥哥剩下的衣服,孩子无所谓,给孩子穿什么是大人的心理,孩子只要暖和就行”。

  孩子是金星生活的充电器,舞团则是事业的充电器,金星舞蹈团走到今天已经十年,金星说天天都有放弃的理由,但放弃是一句话,坚持却是一辈子,“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,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。”